華嚴宗源流與傳承概況

本蓮社以「華嚴」立名,所宗奉者為華嚴宗,茲先簡介華嚴宗源流,後述當代之繼承與開拓。

一、華嚴宗源流

華嚴宗乃我國佛教八大宗派之一,以《大方廣佛華嚴經》為一宗正依之根本經典,故名「華嚴宗」;以其大成於法藏.賢首國師 (643-712),故名「賢首宗」;全經以彰顯一真法界為主旨,故亦名「法界宗」;澄觀.清涼國師 (738-839) 著《華嚴經疏》及《演義鈔》,發揮華嚴精義,故一名「清涼宗」。茲以崇重根本,故仍名「華嚴宗」。

依《大智度論》說,諸大乘經多是文殊師利菩薩之所結集。《華嚴經》為諸大乘經之首,當亦不能例外。釋迦牟尼佛 (約 563/480 BC – 483/400 BC) 滅度而後,賢聖隨隱,外道競興,世無大乘根器。《華嚴經》隱而不傳者六百餘年。迨龍樹菩薩 (約 150-250) 出世,《華嚴經》方始流傳人間。

《華嚴經》由龍樹菩薩自龍宮誦出,更由佛陀跋馱羅 (359-429)、實叉難陀 (652-710) 先後譯成華文。若論本宗遠祖,當推龍樹,且有以馬鳴 (約生活於 2 世紀)、龍樹,以及杜順 (557-640) 等五大師,而稱七祖者;但以宏傳《華嚴》為業,而有著作以發揮其精義,為後世所同共認者,人稱「華嚴五祖」,是乃本宗之正統傳承。

初祖杜順和尚,根據《華嚴經》作《華嚴法界觀門》(即:法界三觀),以周遍含容之理,顯事事無礙之境;並述《華嚴五教止觀》,於各宗教觀門中,允稱獨步。二祖雲華和尚 (602-668),法名「智儼」,又稱「至相尊者」,根據《六十華嚴經》作《搜玄記》,發明十重玄門,以總相、別相、同相、異相、成相、壞相之六相而混融之;並更草創五教,為賢首國師判教之張本。三祖賢首國師,法號「法藏」,根據《搜玄記》更作《探玄記》二十卷;又作《華嚴一乘教義分齊章》,判釋迦如來一代所說之教典為三時、五教,以華嚴之法界緣起、事事無礙為別教一乘,最為尊特。五教之規模至此已趨為完整。

《八十華嚴》梵本藏於于闐國,經唐武則天皇后專使請來,由實叉難陀尊者譯成華文。賢首國師既參譯場,並為之作疏。功未竣而圓寂。門人靜法寺慧苑 (673-743?),作《刊定記》,頗違師說。四祖清涼國師,法諱「澄觀」,作《華嚴懸談》、《華嚴疏鈔》,總括大小乘、性、相、空、有,包羅萬象,不倚不偏;於華嚴要義,已發揮殆盡。華嚴宗標識,如杲日在天,有目共見!五祖圭峰宗密大師 (780-841),祖述清涼,禪教並重。大師得力於《圓覺》一經,所作《圓覺經》大小《疏鈔》,其思想體系,皆與清涼一貫。本宗至此,基礎鞏固。

唐武宗會昌法難 (845)之際,佛教門庭飽受摧殘,包括華嚴宗在內的各大宗門式微,華嚴義學思想發展停滯。逮至北宋長水子璿 (965-1038) 為報佛恩,勵志扶持久衰不振的華嚴宗,專就華嚴教觀深究其奧旨,依賢首教,疏楞嚴經,以此開導僧俗;同時,亦主張「教禪一致」,契合宗密思想,華嚴法脈賴以不墜。其徒晉水淨源 (1011-1088) 繼之而起,振興華嚴宗風,久已散佚的《華嚴經疏鈔》,因高麗僧統義天 (1055-1101) 持來咨決所疑,得以復傳於神州大陸,時人稱為「中興教主」;現存《法界觀門助修記》、《金師子章雲間類解》、《華嚴妄盡還源觀疏鈔補解》、《華嚴經疏注、科》、《華嚴原人論發微錄》、《華嚴普賢行願修證儀》等著作。繼二水後,兩宋期間《一乘教義分齊章》注釋者中,尚有道亭 (1023-1100)、師會 (1102-1166)、觀復 (生卒不詳) 和希迪 (生卒不詳) 四人,被後世尊為「宋代華嚴四大家」。

元代普瑞大師 (生卒不詳) 會集澄觀大疏、演義鈔、懸談、諸疏等,編著《華嚴懸談會玄記》,乃集宋、元兩代華嚴之大成。明代憨山德清撰《華嚴綱要》,並有蓮池袾宏(1535-1615,華嚴雲棲法系)、三懷洪恩(1545-1608,華嚴雪浪法系)、不夜照燈(1604-1682,賢首寶通法系)、高原明昱(1544?-1633?,賢首兼慈恩法系)等明代四大華嚴宗傳法系人,闡揚華嚴宗旨,兼弘華嚴思想教義。

傳至清代,柏亭續法 (1641-1728) 深研杜順、法藏、澄觀祖師之義學思想,並大力弘揚華嚴教法、組織華嚴宗教觀體系,著如《賢首五教儀》、《五教儀科注》、《賢首五教儀開蒙》、《賢首五教斷證三覺揀濫圖》、《法界宗五祖略記》及《華嚴宗佛祖傳》等作品,其傳法弟子有培豐 (1681-1751)、慈裔、正中、天懷等二十餘人。另有通理法師,著《五教儀開蒙增註》等,傳承未泯。

民國初年 (1913),有月霞 (1858-1917) 和應慈 (1873-1965) 二老,於滬上創建「華嚴大學」,學子有持松 (1894-1972)、常惺 (1896-1939)、智光 (1889-1963)、靄亭 (1893-1947) 等,皆能領其宗旨。應慈法師創華嚴學會於上海,專講三譯《華嚴》,一時學子四聚,南亭 (1900-1982)、隆泉、靈源等其傑出者。1949年大陸易幟,上海華嚴大學優秀學僧及後輩傳人諸師,承傳月霞、應慈二老「善弘華嚴」之教任,並隨時局因緣變遷,輾轉香江及寶島。堪稱近代振興華嚴宗的代表人物,而近現代華嚴宗之發展亦由此轉向嶄新的契機,華嚴教學的弘揚與法脈傳承之薪火,自此綿延不絕!

 

二、繼承與開拓

1952年,南亭和尚創建台灣首座以華嚴為名的寺院,名「華嚴蓮社」。經智光、南亭二老,及成一和尚 (1914-2011)、賢度法師 (1960- ) 幾代人的奮力耕耘下,華嚴聖教宣揚和法脈薪傳,在華嚴蓮社、華嚴專宗學院、華嚴專宗研究所、國際華嚴研究中心等相繼成立、創辦後,從明代以降「兼弘賢首」轉向近現代「專宗華嚴」的進路發展。而台北華嚴專宗學院的創辦,正是上海華嚴大學法統的延續,可謂華嚴大學在台復興。

成一長老於西元1993年,首度在台復傳華嚴宗法脈,延續雲棲法系二十六傳蓮池袾宏大師、三十傳柏亭續法和尚一脈之薪火,由華嚴蓮社受法門人續演字號。三十一傳培豐憶敏,上海華嚴大學月霞和尚為三十二傳,華嚴大學首屆受業門生智光常法、寂祥常惺等為三十三傳。自常惺法師下,再傳法嗣曇光清濟(南亭)為三十四傳,瑞定(成一)和尚接華嚴宗法為三十六傳,法名「聞虛」。今日華嚴蓮社所接續的華嚴宗法脈傳承,係根源於泰州光孝律寺常惺優祥和尚,故得於南亭和尚圓寂供讚「宗傳宣律,教演華嚴,戒乘俱急步前賢,道法廣流傳,興學濟貧,恩澤遍大千」,見曉近代律宗門庭兼繫華嚴法化傳承之情況。

2014年,江蘇常熟興福寺方丈慧雲和尚秉承月霞老和尚「善弘華嚴」之遺訓,特地率團前來台北華嚴蓮社參訪,並向華嚴專宗學院暨研究所的豐碩成果請法、取經。此行雙方更簽署合作備忘錄,在月霞和尚致力弘揚華嚴宗派、創立華嚴大學及法界學院的基礎上,共同攜手延續華嚴法化之正統,共創華嚴弘化之願景,讓「華嚴本山」恢復其歷史定位、使命及價值。2015年,進行常熟興福寺「法界學院華嚴研究所」的首屆開班授課事宜,另有「百年華嚴回顧論壇」和「海峽兩岸聯合祭祖」等活動之開展,以期合力維持宗風於不墜。

華嚴蓮社自1952年創社至今,荷擔了中國近現代賢首聖教復興、宗門薪火傳衍之歷史使命。這一切的一切歸功於華嚴蓮社祖庭法系人,對於佛教革新、僧伽教育,以及華嚴法化弘傳,那份始終如一的熱忱與堅持。今專宗華藏莊嚴一脈而落地生根,並可預期在不久的將來,勢必進一步推動國際性華嚴法化與宗傳的發展態勢,清涼聖教於華嚴蓮社法系人之傳衍下,如日中天,光大普揚!

 

歷史映象